-˼

新闻动态

刘雪飞:平台供应链变革的核心是为客户创造更大价值

  英国著名的供应链专家马丁·克里斯多夫曾说,21世界的竞争不是企业之间的竞争,而是供应链与供应链之间的竞争。

  供应链之间竞争的关键是供应链效率的竞争,是信息平台优势的竞争。

  “新经济”一词在2018年备受热议。“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,把握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大势,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,不断增强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。”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如是强调。

  在新经济浪潮下,平台供应链发生了哪些新的变革趋势?一带一路背景下,平台供应链又面临哪些新的机遇和挑战?信息化在供应链平台中发挥了什么关键作用?针对这些问题,物流管理专家、时代启华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总裁、深圳市敏思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刘雪飞作了一一解答。

刘雪飞:平台供应链变革的核心是为客户创造更大价值

  现代物流报记者:当前,中国经济已有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今年两会,“新经济”再次成为一个热门词,关于新经济,您的理解是什么?

  刘雪飞:两会期间,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指出,过去5年,各项事业都取得了历史性成就。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7.1%,经济实力迈入新台阶。两会报告中指出,“新经济”的“新”体现在了诸多方面,如新的技术、新的行业、新的业态、新的驱动力、新的盈利模式等各方面,要发展“新经济”就要培育新的动能来促进经济转型,转变经济增长模式,实现产业升级。

  在我看来《报告》中重要的几个方面值得我们关注,一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二是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,三是区域协调的发展战略,四是实施乡村发展战略,在这方面,很多物流人已开始做相关服务。

  我是最早的一批IT人,敏思达公司在服务物流行业20年的基础上,不断适应新形势,调整思路。新经济形势下,我们公司根据发展要求提出了自己的发展方向,即新模式、新思路、新形象、新发展。

  从平台供应链的发展来看,新经济是我们供应链平台的背景。传统经济模式下,中国有人口红利和移动互联网的红利,但是经济发展到现在,人口红利消失将不可避免。平台经济的出现使得新经济的增长模式需要进一步城市化,我们现在称之为消费升级,同时要为消费者和客户提供更优质的服务。对此,在新经济下,未来创新驱动将更重要。当然,到底应该怎么创新?实现价值认知升级至关重要。

  什么是新经济?简单来说,未来五到十年的发展对上一个周期来说就是新经济,新经济不是玄学,它实实在在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,迎接新经济到来的同时,我们应从中找到跟自己相关的机会,用信息化的方式为我们的客户服务。

  现代物流报记者:谈到新经济,我们总会想到与之相对的传统经济,二者关系如何?作为新经济的代表产业,平台供应链或者说平台经济在近些年实现了“爆发式”增长,主要表现在哪里?

  刘雪飞:相对于新经济,我们不可避免地会谈到传统经济。众所周知,能将中国传统经济做到极致的是台湾,当时台湾的很多企业通过学习日本文化,将精益制造吸纳过来,在大陆赚了很多钱,但随着经济模式的发展他们没有坚持下来,全部以失败而告终。可以看出,在传统经济模式下,公司这个组织是以一个工业化大生产的产物而存在的,但是后来,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,有限责任公司的出现,跨越了原来家族的生意模式,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制度创新。

  互联网时代,人类之间的协同慢慢有了一个可能,突破了一个简单封闭的强链接组织,人们利用互联网思维及互联网工具,不断创新开创出超越公司的一种形态,例如当下在中国做的比较成功的平台经济,如做软件的猪八戒网。如果你想做软件别人可以帮你做,而且网上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经济方式,个人可以不去上班,通过互联网实现了一个小的个体解放。

  开始创业的时候,我们主要做金融管理平台,包括证券系统、银行系统等,也做过深圳市政府项目。在做大型行业信息化项目时,我们发现要解决的核心问题不是技术本身,而是企业在扩张发展中运营模型的平台化设计,涉及到企业组织架构的优化,流程的优化,最后利用信息化的优势重构组织模型。敏思达和物流行业结缘,还要感谢顺丰快递董事长王卫先生。说起来有二十年了,顺丰是我们物流行业的第一个客户。当时王卫跟我讲,和敏思达合作看重的不仅仅是我们的技术能力,更看重的是我们的项目顾问能力和实施方法论。当然顺丰快递的信息平台建设是成功的。

  物流行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,关系到国计民生,一定要做好。可以说中国的经济要可持续发展,物流产业的发展至关重要。三通一达也是平台经济的一个典型,其最大的创新在于打破了公司制,具体来讲,三通一达加盟的每一家公司都是各自独立的,而其下属的好多公司用的还是一个品牌,这就是协同的力量。

  经济的发展是有一个规律的,平台经济不一定在线上,它是一种认知一种协同,更大范围的是供应链的平台,一般是要用信息化作为手段和非常关键的链接工具。综上,在我看来,平台经济值得是依托平台进行交易的商业模式,平台经济的魅力在于凝聚资源,将传统经济链条式的上中下游组织,重构成围绕平台的环形链条。

  现代物流报记者:新经济扑面而来,“互联网+”更是新经济的趋势之一。在您看来,在新经济背景下,平台供应链经济及其特点是什么?

  刘雪飞:互联网时代都在谈去中心化,所谓去中心化,可以理解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渠道,都在构建自己的思维结构,而社会发展也是有一个趋势的。这个趋势到底是什么? 我原来是做IT的,在这个过程中也逐渐发现,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,其组织变革非常重要,这就涉及到供应链的重组和变化。如盒马鲜生,其核心就是如何给客户更大的服务,它的销售模式与别的平台都不同,这种销售模式的变化背后就是我们所讲的供应链的变化。在我看来,供应链平台变革的背后,最核心的是怎样给客户创造更大的价值。

  什么叫平台供应链?用菜鸟与京东物流的区别来讲,菜鸟是阿里系的物流品牌,之所以做菜鸟,是因为在阿里的整体价值体系认知里,最早没有看到物流的价值,后来当他们发现物流的价值时,菜鸟也在不断补课,菜鸟的做法是从上面往下做的,但在做的过程中他们看到了优化整个物流体系的方案。

  再看京东物流:发展到今年已有十年了。之前京东物流持续亏损,最早的时候一年亏损6个亿,到后来亏损37个亿,但是现在京东物流盈利了,与菜鸟不同的是,京东的物流平台是从基础平台开始向上做的,他们起初是为他的电商做支撑服务到后来发现效率不高,又做成了开放平台,京东自营的肯定是选择自己的物流,这就与其上层的电子商务实现了完美无缝对接。

刘雪飞:平台供应链变革的核心是为客户创造更大价值

  对于快递的前世今生和未来,未来可能快递不是最重要的,在我看来未来更重要的应该是仓配一体化。在大数据下,是需求驱动了很多人在做供应链,我个人认为未来的趋势是仓配一体化。

  通俗来讲,经济像一个魔术师一样,让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在一个经济体内做贡献,创造一个又一个价值体出来。比如,我们大家共同创造一个城市出来,那就需要有人来做建筑有人做设计,有人做管理等等,各行各业的都来人们贡献自己的力量,一座大厦或一个城市因此被建造出来。

  当前,整个经济的发现动能发生了变化,我们自己在参与这个趋势的时候,国家也给了方向性的指引,在我看来,对于平台供应链的发展,一带一路的背景非常重要。

  现代物流报记者:在当前的一带一路背景下,平台供应链的机遇和挑战在哪里?

  刘雪飞:由于过剩产能等带来的环境压力,为了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及经期全球化趋势,国家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。对物流行业来说,跨境电商物流带来了更多发展空间,当前投资东南亚是一种趋势,而东南亚的落地配送是大家看到的下一个战场。

  当然,一带一路面临的挑战很多:目前在东南亚地区,当地经济发展受到了华人的很大影响,但是他们对我们政治限制很多,文化、国家法律等的不适应,再加上当地资源部署与合作,在东南亚投资面临更大的困难和挑战。

  但与此同时,一带一路带来更多的是机会,他能够给企业提供广阔的市场空间。因而,在困难和挑战面前机会更多,机会大多是属于年轻人的,年轻人一定要重构知识,迎接挑战。

  平台运营逻辑最重要的是全流程融合的供应链一体化,未来大家通过物流、信息流、资金流等形成融合,实现可视化智能化发展。供应链是强调管理、强调运营的形态,通过信息化构建协同运营的大生态组织,让协同效率最大化是平台供应链的终极价值。平台供应链的优势,在我看来可归结为实时可视、体验至上、卓越可靠、完全透明、即插即用、主动感知。平台供应链的价值则在于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、提高客户体验。

刘雪飞:平台供应链变革的核心是为客户创造更大价值

物流信息化,就找敏思达